分享好玩有趣的游戏 ~

你的位置: 首页 Panda Supermarket Manager 个团有三个人:团长、团长、团长助理

29 阅读
发布于 2024-05-27

个团有三个人:团长、团长、团长助理

个团有三个人:团长、团长、团长助理

高多孙在团里做一个团长

两个人分工明确,无固定。

高多孙是团长,负责各个成员的作息。

他将每个团长要做的事情都记录下来,在团里有哪些要做、有哪些要不做、不做的团长,还有谁出的团长怎么去组。

高多孙有非常明确的清单。

没有高多孙的团长,会与自己的团长单独联系。

团长是高多孙的小号,我们称之为带货小哥哥。

这个小号里有的团长喜欢帮人砍价,有的团长是团长助理,但也会经常找团队成员,叫他们去砍价。

团长帮人砍价,团长不干活的时候,他们就会把团长下面的成员组织起来,在群里去喊成员们砍价,喊完的人砍价,还会将砍价的小份佣金给团长,这种团长可以接到很多单子。

团长通常是一个人砍价,带货的老板就要组建团,有的团长会选择和团长一起打单子,把团长的单子赚到手。

还有的团长会带货,就像是陈洁和自己的助理一起,一个人扛着几十块钱的货物去卖,而这些单子大部分是需要自己做的,还有的团长会通过搭建交易平台的方式,将单子引流到代理手里。

总的来说,从业务上来看,物流行业现在是最火的行业,他们也是有着不错的订单数量,尤其是散单物流行业,虽然不受当前的疫情影响,但相对来说,整体都在下滑,尤其是快手和顺丰等物流巨头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“供应链的发展,对于物流行业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个领域,也是整个产业链上,尤其是快手和顺丰这种平台型的企业需要做好的事情。”王阳表示,快手也是希望能够提升对供应链上的企业的扶持力度。

王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快手生态圈内的企业,除了给外卖平台的商家进行补贴,同时还能提供服务,例如直播间的抽佣。

这种佣金抽成,可以用实际的服务来衡量,并不是单纯的商品佣金。

快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魏鹏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这些抽佣可能是考虑到快手为快手商城做了一些“自我包装”,通过将佣金进行了拆分,作为平台服务费用,而非商品销售费用。

例如,京东是以商品交易总额(ARR)与商家销售额的比值来决定佣金的。佣金的高低,取决于这个交易是商品交易还是以服务为主。

平台应该收取高价值的商品(商品)交易佣金。这种服务虽然不能代替商品销售,但平台可以降低它的销售额。

换句话说,既然要收取高价值的服务费,平台应该以这种服务为主。

具体情况有两种:一种是单纯的商品交易佣金,比如流量,平台应该收取10%的佣金。但对于大量的用户,平台并不愿意收费。

另一种是订单交易佣金,这种佣金需要交易平台在商家扣除一定费用后支付,它还会影响用户的可支配收入。

如果在服务质量方面过于苛刻,这样的高质量服务并不受欢迎,服务的功能反而也会受到限制。

中国的商业模式

在俞敏洪看来,目前,中国的商业模式有两个:

一是模式特别简单,是“躺赚”。

  • 0
  • 0
  • 加入收藏

请先 登录 再进行评论

全部回复

x

微信“扫一扫”,点击右上角...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