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记 | 梦幻九龙湖

来源:三明日报编辑: 查看数0评论0

“九龙十八滩,滩滩鬼门关。”

立秋前一天,我随十多位文友到清流县沙芜洞口村采风,兴致勃勃,见到了心仪已久的九龙湖。一路上水美林深,烟波浩渺,时而水鸟惊叫,秋天的原野五彩斑斓,一闪一闪,密林中似乎有一只火红的狐狸和我们赛跑。

九龙溪像任性的山里汉子,彻夜不眠,跌跌撞撞,聚成安砂边上一面大明镜,照亮了四周山水。天更蓝,云更白,山下湖岸还分门别类种植了各种观赏植物,虽没有桃花源的人面桃花,却构成了一幅鲜美的山水画卷。坐在游船里,湖面上各种嘈杂的声音传来,有鱼儿跃出水面拍击声,秋林蝉声如泣如诉……薄雾笼罩着湖面,丝丝缕缕在水面上萦绕,我深吸口气,感到空气格外香甜,弥漫着只有水乡特有的青草味。

九龙湖的上游是安砂水电站,面积33公顷,蓄水6.4亿立方米,半个世纪以来它静静地躺卧在青山绿水之间。20世纪70年代,山乡人民用智慧和双手,流血流汗,举数万人之力,修建成一座大大的人工湖。是的,就是这座人工湖在长达50年的日子里,慷慨地向人民输送大量的饮用水,灌溉了成千上万亩良田,从而战胜了老天爷,避免了历史上多次灾害。被湖水淹没的三个乡镇,成了水下村庄,留下的美丽传说和民情风俗,至今都记忆在沙芜人的脑海里。流水潺潺,船边百米之下永眠的,不是古巴比伦的城防和欧洲的城堡,而是富有田园气息的闽人客家山村。“妇姑相唤浴蚕去,闲着中庭栀子花。”花海稻浪,小桥竹篱,鸡鸣犬吠,炊烟袅袅和采茶女的歌谣,都珍藏在遥远的历史里……

泛舟湖面多时,行船靠岸来到设有“闽人之源”牌楼的岛上。所谓岛其实是一座山,也就是白马山。九龙洞是清流古人类的居所,狐狸洞是福建最早的古人类化石发掘地,遍布白马山上的溶洞都是古人类穴居之所在。因此,狐狸洞群又称“八闽历史第一洞”和“闽人之源”,是古闽台同根同祖的发祥地,也是当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练兵场。

登岛之后,牌楼右边还立着一块写着“本景区未对游客开放请止步”的警示牌。一问才知道这个景点封闭十年了。

这里的景象散发着某种蓄积已久的寂寥。岛上闻名遐迩的狐狸洞、九龙洞,被国家设为4A级旅游区,曾经引来游人如织,比肩接踵,流连忘返。如今的安静,有点像两场大战间的休整,万籁俱寂,让人有点难以适从。

由于时间的关系,我们只能到九龙洞。走在整修过的水泥小道上,湖畔生长的犹如穿着“迷你服”的大树让我们好一阵欣喜,旁边山体所呈现的怪石和巨石是一种叫“溶蚀裂隙”奇石现象,犹如一面多姿多彩的城墙。当我们观看这一奇特的现象时,只注重物质形象本身的实体结构,忘却了它们在特定的时空被某些特定的生命所建构的价值,超越了时间而留存。由于敬畏,我顺手拾起的一块松散的“溶蚀裂隙”奇石,拿在手中,奇特的结构与肌理,反射出一种非物质性的隔离感,一种物体失去平衡的荒谬感。妙哉大自然。

走进白马山九龙洞的神秘世界,温度的反差反而不大。据说洞内面积5000多平方米,溪水淙淙、清风习习,洞内布满钟乳石,千姿百态,有生命之根、生命之门、狐狸大仙、天鹅戏水、古人望月、千层古塔,上百处景点,一个个不无自然美和雕塑美,是天造地设的绝唱。洞中潺潺流水,以及成千上万蝙蝠在这里繁衍。生命的延续,在人类历史的裂缝或空白处,填补一些还没有被完全忘却的记忆,以一种具象接力在延展,而不只是表现在书本上的文字或者图片。尽管岁月久远,让人无法判断什么是原汁原味的东西,但有心人的追求,总是会有结果的。当我们仰视这些神奇景象时,需要想象力。沙芜乡的九龙湖,再次让人们把探究福建文明起源的目光投向清流,投向沙芜,投向洞口。有时我在想,“欢言酌春酒,摘我园中蔬”,是一种生存空间;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是一种文化空间——即使是青山绿水,也要诗意,也要琴棋书画。

返回时,一群白鹭在湖面上飞来飞去,仙风道骨,一扇一扇,特别养眼。湖内养殖种植的人们开始劳作了,九龙湖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。回到乡政府,我们观看了《沙芜在水一方》纪录片,诗意的解说词和深情的语调,把我感动得一塌糊涂。我真不想走了,虽然这里不是数百年前的桃花源。

印象中这里秋有春色,林林总总,漫山红遍。我不是诗人,却忽然想起两句诗:“九龙十八滩,滩滩放光芒。”

来源:三明日报(作者:林宜文)

推荐